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水与中国
当前位置:主页> 史海钩沉 >

千年纤道路 运河一“长城”

作者:童志洪 发布日期:2018-02-09 09:26

  ——萧绍古纤道纪事

  在中国大运河的浙东运河上,有一条悠悠千年的古纤道,它便是历史上东起曹娥江边,跨越会稽、山阴、萧山等3县的诸多乡镇直至原萧山县的西兴镇,全长约75公里的萧绍古纤道。由于行政区划变化,现涉及绍兴市柯桥区、越城区、上虞区,杭州市萧山区、滨江区等5区。

  古纤道,亦名官塘、运道塘、新堤、纤道桥等,它与浙东运河应运而生。作为古代越地民众的伟大创举,它不仅是防止水土流失的一种水利设施,还是保障水上航运安全、船只避风防险的屏障,在现代机械动力设备尚未现世的千年岁月里,又是纤夫拉纤、加快行船速度的“驰道”。另外,它又是供行人步行的陆道。古纤道沿萧绍古运河而建。时而一面临水,一面依岸;时而两面临水,平铺水中,宛如一条白玉飘带,又似壮丽的“水上长城”,令古今人士叹为观止,而流连忘返。

  “山阴道上行,如在镜中游”。风光旖旎的鉴湖(即镜湖),作为“浙东唐诗之路”的首站,载入《全唐诗》的唐代诗人中,就有400位来过越地,约占收入《全唐诗》中诗人总数的五分之一。其中李白、杜甫等大批诗人从钱塘江过江赴剡溪天姥山采风时,在此流连吟咏,留下了无数传世佳作。历代帝王与近现代的革命志士,在运河的古纤道畔驻足;至于南来北往的文武百官、师爷学子,更似过江之鲫,不可胜数。

  春秋时期的纤道

  最早的萧绍古纤道,是越王勾践七年(公元前490年)由越国大夫范蠡所筑的山阴古故陆道与古故水道。东汉时期的《越绝书》载:“山阴古故陆道,出东郭,随直渎阳春亭;山阴古故水道,出东郭,从郡阳春亭,去县五十里”。这段人工运河与它紧挨着的陆道,便是浙东运河萧绍段最早的运河与纤路。据史书记载,勾践小城与山阴大城均设有水门,“决西北,亦有事”。“勾践伐吴……死士八千人,戈船三百艘”“石塘者,越所害军船也”“浙江南路西城者,范蠡敦兵城也,其陵固可守,故谓之固陵。所以然者,以其大船军所置也”。在山阴打造好的战船,经西小江(今绍兴市柯桥区钱清镇地段)等处,分别屯兵于石塘、航乌与固陵(后改名为西陵,今西兴),然后渡过浙江(即钱塘江),与吴国决战。《越绝书》载,勾践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最后灭吴。为称霸中原,在挥师北渡江淮前,他曾在山阴伐木,营造战船。当年越国战船从山阴驶至固陵,经钱塘出海北伐征战,走的都是这条航线。

  春秋时期的陆上交通,虽有马匹、马车、牛车等可用,但在水乡泽国、河网交叉的古越境内,无论是民用的水上运输,还是军队出征,主要还是凭借舟船。在汽轮机远未现世的年代,驱使舟船行进只有依靠人力摇橹、划桨或竹篙等。在顺风顺水时,便扯起风帆,凭借风力前行。但在遇到逆风或横风时,则需在水道沿岸,凭借现成的陆地,以拉纤的方式,来加速舟船快行。宋代王十朋笔下的诗句“大武挽纤,五丁噪谑”,便是古代越地船队景况的再现。由于途经一些堤堰需要拖舟过坝,因此,当年所组成的船队,所需的纤夫,并非一个两个,而是成群结队的纤夫兵丁,喊着浑厚的号子,在纤道上背上纤绳,拉着舟船艰辛地前行。

  汉晋时期的旧堤

  汉晋时期的旧堤是指东汉太守马臻筑鉴湖,至西晋会稽内史贺循开凿西兴运河后,唐代运道塘(新堤)出现前所筑的堤塘,亦是山(阴)会(稽)地区历代通往京城的主要水道。此时,与水道并行的古纤道,业已逐步成形。

  东汉会稽太守马臻,筑堤围湖筑建鉴湖。东起东小江,西讫(西)小江,纳山阴古水道入湖。《宋史·河渠志七》载:“越州水:鉴湖之广,周回三百五十八里,环山三十六源。自汉永和五年,会稽太守马臻始筑塘,溉田九千余顷,至宋初八百年间,民受其利。”南宋后,鉴湖被废复出,成为浙东运河会稽县境段。这沿湖的堤塘,后世被称为南塘,即是汉代后山阴至固陵的古纤道。

  到了西晋时期,山阴西部的水道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这是缘于西兴运河(即萧绍运河、浙东运河萧绍段,下同)的出现。西兴运河自会稽郡城西迎恩(西郭)门至永兴(萧山)县,成于西晋惠帝时期(290306),由贺循在会稽内史、司徒任内(260319)主持开凿。贺循开凿西兴运河的目的是弥补鉴湖的不足,并用于农田灌溉。随着运河开通,它的水运作用得到更广泛的体现,进而成为后世主要的漕运“国道”。直到南宋时期,这条山阴境内的运河与汉代鉴湖南塘,仍并行作为漕运官塘,并都建有与水路方向一致的纤道。两者并行不悖,相得益彰。

  明万历《绍兴府志》记载:“自西兴渡历萧山县,而东接钱清江,长五十里。又东径府城,长五十五里。复自城西东南出,又东而入上虞县,接曹娥江,长一百里……此即宋时漕渠故址也。”西兴运河在南宋时期的基本走向:自萧山县与山阴县交界处起,经钱清、柯桥,至绍兴府城,长约27.5公里;然后从绍兴府城西南出,由迎恩门相关水道,进鉴湖(南塘),渐次抵达与上虞县交界的会稽县曹娥。这条横亘75公里的人工运河,一直流向会稽县最东端的曹娥堰,并与曹娥江相连接。而与此相配套的古纤道,其基本走向与里程,亦与这条古运河大体相同。

  唐宋时期的新堤

  “运道塘,在县西北一十里。《新唐书·地理志》云,元和十年观察使孟简筑”。唐宋时期的新堤是在西晋贺循所筑西兴运河堤塘的基础上,所筑而成的堤塘。在此期间,孟简将鉴湖段的山阴古水道,与贺循开凿的西兴运河连通,再次截弯取直,疏浚堵塞的河道与地段,并在原有沿河旧堤基础上,筑成新的堤堰,最终形成了运道塘(新堤),即与旧堤相对应的运河堤塘。

  作为唐代浙东一项重要水利工程,新堤除了引水、蓄水、灌溉沿河良田、防止水土流失外,已凸显了它的交通运输功能,也就是萧绍运河与京杭运河连通,成为浙东至洛阳等地的漕运专线。而沿运河而筑的堤塘,则成为百姓行路挽纤的便道。

  对这段运河路的走向与行舟的水深,宋《嘉泰会稽志》曾有明确记载:“萧山县……运河路,东来自山阴县界,经县界六十二里西入临安府钱塘县界。胜舟二百石。”“山阴县……运河水路,东来自会稽县界,经县界五十三里一百六十步入萧山县界。胜舟五百石。”“上虞县……运河路,在县南二百二十二步,东来自余姚县界,经县界五十三里六十步,西入会稽县界。胜二百石舟。”“余姚江路,西来自上虞县界,经县界五十五里,入庆元府慈溪县。胜舟五百石。”足见孟简构筑的这一水利工程的宏伟。其中所载的“运河路”,既是水运航道,同时亦包含紧挨航道的陆路,即纤道。

  宋代状元王十朋在《会稽风俗赋并序》中记述的“堰限江河,津通漕输。航瓯舶闽,浮鄞达吴。浪桨风帆,千艘万舻……榜人奏功,千里须臾”等景况,正是唐、宋时期,这段运河航道作为漕运“国道”的客观记录。

  随后,在宋嘉定十四年(1221年),因运河日久淤塞,堤塘(纤道)废坏。为此,绍兴知府汪纲在奏请朝廷拨款的同时,采取本地自筹资金、以工代赈等方法,主持了运河的大规模疏浚与修复工作。

  据《宋史·汪纲传》载,汪纲“知绍兴府、主管浙东安抚司公事兼提点刑狱。访民瘼,罢行尤切。萧山有古运河,西通钱塘,东达台、明,沙涨三十余里,舟行则胶。乃开浚八千余丈,复创闸江口,使泥淤弗得入,河水不得泄,于涂则尽甃以达城闉。十里创一庐。名曰‘施水’,主以道流。于是舟车水陆,不问昼夜暑寒,意行利涉,欢欣忘勚”。汪纲主持的这次大修,不仅大规模整治了这段运河,而且加固并增筑了新堤,即纤道。同时,在堤上偏僻无人地段,建立8所施水的茶寮,供行人与纤夫休息。

  山(阴)会(稽)之地,有将采石用作民间建材的历史。现代考古发现,早在春秋战国,越地的建筑与造墓就已开始选用石材构筑,其中载入《嘉泰会稽志》的宋代绍兴府内石桥便有350多座。自隋、唐时期,山阴县柯山、羊山与会稽县东湖、吼山一带的青石板材,已广泛应用于构筑城池、架桥、铺路、建造房屋、河埠等。各类石材还是古代修建防海堤塘不可或缺的建筑材料。其中,据宋《宝庆续会稽志》载,宋嘉定六年(1213年),绍兴知府赵彦倓在山阴后海塘整修中,就“筑塘及裨修共六千一百二十丈,砌以石者三之一”。

  鉴于江南四季多风淫雨,纤道初为泥塘,人行走在湿滑的泥道上,难以保持身体平衡,更无法奋力背纤拖船前行。因此,在明代以前,新堤土塘上就已有覆盖了青石板材的供作塘路用的纤道地段。以山阴、会稽至萧山段的古纤道为例,出府城东至会稽县樊江、皋埠、东关、曹娥等,与出府城西,自迎恩门外至山阴县柯桥、钱清、萧山县衙前、螺山、城厢、西兴等,这些城(集)镇附近的部分堤塘,早已经实现硬化。在明万历《绍兴府志》中,就有南宋绍兴知府“汪纲……疏浚萧山运河三十里,创碑江口,以止涨沙。甃石通途凡十里”的记载。此外,位于郊外杳无人烟的蛮荒之地的多数乡间纤道,囿于财力所限,而一时难以实施硬化。虽然当年的新纤道堤塘,在不少地段的土塘上已覆盖有一些石板,但是,仍经不住日积月累的河浪冲击、人力踩踏与风雨侵袭,时有坍塌。又由于土塘上所覆的石板不够规范与连贯,经年累月,破损甚多,且极易为泥水掩盖。因此纤夫在此背纤,或行人步行,仍然较为艰难。

  明清时期的石堤

  由于运河河面宽阔,舟行方便,所以运河堤塘亦是行舟时纤夫的必经通道。原先的土筑纤道“骤雨辄颓”,不易巩固,同时,水土的流失又导致纤道的破损。为此,纤夫与行人怨声四起,在所难免。因此,以水上运输为主的那些年,古纤道的石堤阶段,便应运而生。古纤道的全面硬化,始于明代山阴知县李良,绍兴知府汤绍恩及会稽、萧山等县守臣亦做出了巨大贡献。

  据明万历《绍兴府志》等方志载:“明弘治(14881505)中,山阴县知县李良重修,甃以石。”“李良,山东人。弘治初,知山阴。才略过人,废坠毕举。运河土塘,霖雨即颓,水溢害稼,且病行旅。良周咨计度,甃以石,亘五十余里,塘以永固,田不为患,至今便之。”李良在改造古纤道中,全部改用采自山阴县内柯山等处坚硬平实的石材来重新铺砌运河纤道。与此同时,会稽、萧山两县的沿运河官塘,也先后采用当地所产的青石材铺砌纤道。

  为了让过往船只躲避风浪,保障这条水上“国道”的安全,李良在改造纤道中,除了在陆地堤岸沿线改筑石堤,防止沿河良田水土流失外,另一个大动作,则是在原先水面宽广的运河中央,筑起了高2米多、宽约1.5米、长达10公里,全部由青石条及板块砌成的纤道,并在水道中间筑起石桥,既硬化了绍兴府城至萧山的陆道,又沟通了运河与鉴湖等水道,保障了水运安全。明代对古纤道的改建,是纤道史上一次质的飞跃。

  李良所改建的是山阴县境内由西晋贺循开凿、唐代孟简开筑运道的西兴运河段纤道,自绍兴府城迎恩门起,至山阴县钱清镇与萧山县交界处,全长约27.5公里。而原东汉马臻所筑、以鉴湖塘堤为基础的运河官道(宋代前的漕渠)至萧山县的这段石堤改建工程,则由绍兴知府汤绍恩完成。明万历《绍兴府志》载:“官塘,跨山会二县。在山阴者,又谓之南塘。西自广陵斗门东抵曹娥,亘一百六十里,故镜湖塘也……明嘉靖十七年,知府汤绍恩改筑水浒,东西亘百余里,遂为通衢。”这条石堤起自会稽县曹娥江畔,沿古鉴湖水道,经山阴县壶觞、仁让堰、抱姑堰,过西小江,进入萧山县境,连通西兴运河,最终到达西兴镇。方志所称汤绍恩改筑的“水浒”,也就是堤塘边用青石板筑起的通衢,既可行人,也可用于背纤。这是汤绍恩在任绍兴知府的短短数年内,继明嘉靖十五年(1536年)开建明代中国最大河口大闸——28孔的绍兴三江应宿闸后,对浙东水利、交通运输建设做出的又一大历史贡献。

  石堤时期的纤道,在用材、具体位置、建筑形态等方面发生了全新的变化。官塘(纤道)全部统一改用青石构筑,不仅防止了土塘的水土流失与塘堤田边的坍塌,也大大改善了纤夫与行人交通的条件。首次在宽广的运河处,将青石纤道铺筑于运河中央,再经过拉直补正,不仅改变了原先土塘外貌形态凸凹不齐,使水上漕运“国道”更加美观,又对附近大片农田起到围堤固岸、保持水土的良好作用,大大提高了纤道的避险能力。为往来于宽阔河面的大小舟楫,在狂风暴雨时避风防险,筑起了坚实的屏障。

  与唐、宋两代的土塘新堤相比较,明代时全部改为石塘,其具体建筑形态也有了新的变化。古纤道石堤所建的位置,主要根据地形等从实际情况出发所设。凡运河宽广之处,纤道(官塘)一般为两面临水,筑于河中,以利于船只避风;河道相对狭窄之处,则依乡(集)村或田地而筑,仅一面临水。绍兴府城(会稽县)“自郡城东百里抵曹娥,为四明孔道;西百里抵钱清,为武林孔道”。山阴县西郭门至钱清段是用青石实砌的纤道,高出水面达1米许,中间有10多座石桥连接其间。舟行桥下,可连通鉴湖。阮社至板桥这段的古纤道,则是用石条砌成的一个个石墩,再在上面铺设石板,连片架起的水上平桥,高出水面半米左右。“自太平桥至板桥所有塘路以及玉、宝带桥,计二百八十一洞”。这种纤道,不仅省工省料,而且有利于泄洪。

  历代对古纤道的维修保护

  明弘治、嘉靖两朝,在萧绍古纤道实施硬化100余年后,城西古运河畔的法云寺高僧湛然,得知其年久失修,影响了行纤交通,毅然捐出巨资重修。随后,康熙前期,大规模整修古纤道后,当地还在古柯亭畔新建了修塘禅寺。康熙十六年(1677年),由曾为收复台湾统一中国立下汗马功劳、时任兵部尚书的福建巡抚、原籍山阴柯桥的吴兴祚亲笔题写寺匾;光绪九年(1883年),山阴县柯桥以西的阮社(今属柯岩街道)段数公里古纤道,又由阮社当地“乡绅士章文镇、章彩彰重修。匠人毛文珍、周大宝修”。

  为维护漕运治安与舟船过堰秩序,宋、明两代在一些堰坝设有坝官,历代还曾在运河纤道周边的重要地段驻军。宋代在会稽县曹娥堰、都泗堰、山阴县钱清堰分别驻军25人至50人不等,人数最多的是钱塘江边的萧山县西兴堰畔,驻有“西兴捍江营”军士200人。清代为维护漕运安全,在会稽、山阴、萧山等3县人烟稀少的运河纤道处,设有10多处塘汛。每汛设烟墩一个、守兵5人。如遇洪水侵袭、纤塘坍塌、船只遇险等,可起到报警与抢险的作用。

  始于古越时代,在古运河畔的萧绍古纤道,其现存于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的部分,在改革开放后的1983年、1989年,及21世纪初期,绍兴县(今柯桥区)相关部门曾多次组织修缮。19881月,经国务院公布,柯桥至钱清段的古纤道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3月,古纤道上横跨运河南北的八字桥、光相桥、迎恩桥、融光桥、太平桥、泾口大桥等,作为绍兴古桥群的成员,同时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9月,位于钱清镇渔后桥段的另一段古纤道,也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历经岁月沧桑,当年曾与运河相依而建、相伴共存的萧绍古纤道,如今大部分已不存在。随着现代化交通设施的建设,与火车、汽车等运输工具的广泛应用,摇橹挽纤的舟船,在水面早已淡出。现存于绍兴市柯桥至钱清境内约10公里的古纤道,是硕果仅存、历史悠远的一处古纤道遗迹。这处古人笔下“白玉长堤路,乌篷小划船”的独特景观,如今,已成为后人怀古赏景、散步休闲、富有越地水乡特色、免费开放的一处旅游景点,担负起另一种时代功能。■

浏览更多相关资讯敬请关注水与中国微信公众号 
【如何关注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方法一:打开微信直接“扫一扫”图上的二维码即可。方法二:打开微信,并点击“通讯录”并点击右“公众号”选项;在“公众号”页面里面,点击右上角的“+”号选项;在“查找公众号”页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输入“水与中国杂志”,并点击“搜索”按钮;在“搜索”结果里选择第一个,即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点击关注“进入公众号”即可。
【下次如何打开你关注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呢?】——进入“通讯录”页面后,点击“公众号”;在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经关注过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
来源:水与中国杂志 编辑:李楠